lilismon

梦100掉坑中……
cp:xs/8059/6918/bf/埼杰/银土/高桂/辛贾/澄快真琴/月影/魔法双子/剑弟盾哥/双王/葛乌/黑白白黑/猿美/主花/静临
唱见:茶理理,靴子,梦子
声优:高桥广树,诹少

欢迎安利各种【哔——】!

【酒茨】一个故事的结束只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纪念前天来了酒吞的产物 _(:з」∠)_

-反穿越

-各种废话

-看不出来是酒茨但这真的是酒茨!

-路人视角

 ===================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是在街上。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的情景。

***

我还记得那天是我回家的路上,我和平常一样从学校走向496的车站。由于我有时候习惯低着头走路,而且人行道也挺窄的,所以难免会撞到人。而这一天我就碰巧地装上了某人。

“悪い。”(抱歉。)

当我准备说出excuse me之前那个人就先开口了。我当时很吃惊,这里可是加拿大,而不是日本,所以当时我很好奇为什么那个人说的是日语而不是英语或者法语。还有一点令我很吃惊,我居然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我抬头向后一看,我看不见那个男人的正面。他有着夸张的红长发,背着一个很大的酒葫芦,大概有着半个人那么高,边缘好像还有着锋利的牙齿,让人感觉一不注意就会被撕碎。令我惊讶得是他还光着脚!不对,应该只能说是光着半只脚。

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现在才是三月初,不管天气有多么的阳光明媚,但这么光着脚在街上走路都是不可能的,毕竟有些地方的雪还没化完。

这时候,不知突然怎么回事,自己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虚拟人名,但我知道那个人不可能是自己想的那样,因为那个名字可是是在游戏里的啊。嘛,算了,就当他是在cosplay好了。

虽然自己怎么想,嘴上还是不言自主地脱口而出心中的那个名字:

“酒吞……童子。”

***

然后我没想到我再一次见到了他。

我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半年后的漫展上,虽然我当时并不能确实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那天在做志愿者,同时还穿了没有假发的白狼皮肤的cos装,因为她是我在游戏《阴阳师》里最喜欢的角色。虽然酒吞是我的第一个ssr,但是这减不了我对自己的白狼的爱!

我当时正在站岗,但过了一会儿发现附近好像有骚动。跑过去并问了周围的人:

“Qu'est-ce qui se passe?”(发生什么了?)

“J'sais pas, on dirait qu'il y a un gars qui essaie de pénétrer sans son badge.”(不知道,好像有人想试着没有身份证就进去。)

这些事情一般都是请保安过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有种预感,一种很奇怪的预感,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反正当时只知道见到那个入侵者就会晓得了。

“Excuse me,sir, what had happened?”

当我终于挤入了人群,看清那个男人的红发和酒葫芦时,我明白了。

他是酒吞童子。

“喂,女人,你看什么看啊?”

“你、你是酒吞童子?!”

“哈?你怎么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好吧,确实是他。

我急忙把他拉出人群,然后让周围的人冷静下来。

“Calmez-vous, je le connais, je ne sais pas comment vous expliquer la situation mais je peux le régler.”(请你们安静一下,我认识他,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状况但我可以解决它。)

“Es-tu sûre? On peut t'aider si tu veux. Puisqu'il semble si...dangereux pour une fille comme toi.”(你确定吗?我们其实可以帮你的。毕竟他看起来……很危险,对你这种女孩子来说。)

“Non, c'est pas grave.”(不用了,没关系的。)

当疏散所有围观的吃瓜人群和想拍照的摄影师之后我才转向一边的鬼王。

“那个……鬼王大人?”

“嗯?”

他盯了我一眼,便继续喝手上的酒。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另外找地方谈一下吗?”

毕竟我还要站岗啊大哥。

只见他放下酒杯,然后站起来。看起来是默认了呢。

**

我和他稍微谈了一会儿后,基本上是明白了发生什么。大概就是某天酒吞不知道怎么回事喝过酒之后就发现自己在不认识的地方,和他在一起的茨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他。

“茨木那混蛋,肯定是那次他从人类那边带过来的酒有问题!”

对此我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那还真是够呛的呢。”

“嗯?”

“啊!对不起,我是说如果我一个人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的话肯定会很着急吧。”

“哼,本大爷可是鬼王酒吞童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有损失名义的反应呢!”

“嗯嗯,您说的对!”

过了一会儿,我问道:

“……那鬼王大人是怎么想到来这里的?”

“是因为青行灯最近好像挺喜欢什么占卜,然后告诉我在这里可以找到茨木,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这里连他的一点妖气都没有。”

“所以那个叫茨木是对鬼王大人来说很重要的人吧?”

虽然我知道茨木是谁毕竟也是在游戏里面的人物,但我还是假装不知道为好。

“呵。首先,他和我一样,是妖怪,不是人。再者,他是我的爱人,”讲到这里时,他突然露出了很温柔的笑。

当然,这只是短暂的。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拿出手机把它拍下来然后做成锁屏。

“那如果您没有找到茨木的话,是会放弃吗?还是继续去找他?”

他首先惊讶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平静。

“一看就知道你是没有过喜欢的人吧。”

啊,我好像莫名其妙地中了一枪,我默默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接着他继续说:

“当然还是继续找啦。虽然本大爷来这里连半年都不到,但感觉已经过了五六年似的,毕竟本大爷也知道自己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未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本大爷问你了!”

“啊?是!鬼王大人您尽管问!”

“那好,你是怎么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额……”第一个问题就这么难啊,“说来您可能不信,但是您的造型和名字是出现在一款叫《阴阳师》的手游里面的。”

“哦?让本大爷看看。”

我拿出我的手机,登录了自己的账号,真是心疼自己的流量啊。我划着页面到SSR区那边,里面只有他这么一个SSR,也是唯一的六星满级满技的式神。

他看着我给他命名的“欧气精华”,不禁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这tm就感觉很尴尬了。要不这次回去之后我把名字改成“鬼王”或者“茨木老公”之类的?

正当我这么想时,我的负责人过来告诉我时间已经到了,也就是我可以离开了。

“鬼王大人是想留在这里吗?我可以带您去见一些有可能认识您的朋友,或者有您的爱人的线索。”

他听了之后,挥了挥手:

“不用了,我在这里喝酒就好了。果然还是自己的神酒好喝啊,或者说是因为是他酿的酒所以才会那么好喝。”

我向酒吞鞠了个躬,然后便离开和朋友们汇合了。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因为第二天我在那边场地没有看见他,就连旁边的唐人街也没有他的身影。

***

当我第三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三年左右。那个手游《阴阳师》也早就倒闭了。

我记得那天是个下雨天。我就像往常一样,准备坐204公交回家。当它经过机场的时候,上来两位很高的男性。一个有着扎着马尾的红长发,我一看就知道那是酒吞,而另外一个则有着比较蓬松的白发,我也知道那是茨木。

他们好像都融入了这里的世界,因为我发现酒吞的背上已经没有酒葫芦,而是把它化为普通的葫芦挂在身上。他们两个也穿上了这个季节应有的衣服,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头发很明显的话我大概就认不出他们了吧。

你们可别抱怨为什么我的形容词全部都是关于头发的,那是因为我有着很严重的脸盲症,还同时带着眼镜,所以只好用发色来区分了。

车上的人比较少,有的也大部分都是学生。

他们两个坐到了比较前面的两个位置。我听见茨木一直在夸他的挚友怎么怎么的好,而酒吞则是不耐烦的听着然后帮他用毛巾擦干茨木头上的水珠。酒吞好像没有认出我也在这辆车上。

我本来想上去和酒吞打招呼,但当我看到这画面的时候便放弃了这种想法。

看到他们这么恩爱,我不禁笑了。

是啊,就算游戏结束了又怎么样?对于酒吞和茨木来说,他们属于自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想到这里,我便准备稍微在车上小睡一会儿。

……

“Monsieur!! Attendez j'ai manqué mon arrêt!!!”(司机!!等等我错过站了!!!)

End? Shuiba never end.





哈哈哈哈你们看我知道酒茨的英语是什么了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