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smon

吃的cp很多,但好多都是不拆不逆,算是半个洁癖吧,还有经常爬墙(被打)


悄咪咪问一下有人想看这篇吗?我有时间的话可能会翻译一下吧,虽然基本上都是直译和机翻orz

【酒茨】流水账

-这是a long long time ago的一个梗,因为太懒了现在才记起来emmmm

-我知道绘卷里茨木穿的不是白无垢但是我还是喜欢这个梗哼唧

-ooc和小学生文笔警告

-没检查过=很多bug

-借了很多太太的梗orz

 





“我想看你穿这个。”

酒吞指着一家人类店里的一件看起来就价值非凡的白无垢,转过头对茨木说。

他——不,现在应该是变成女体的她,正想拒绝这个荒唐的请求,不料店主笑眯眯地向他们走来。

“这位客人还真是有眼光呢,这件白无垢最近在本店卖得很好。这个月的存库就只剩下这么一件了。客人可以用手摸一下,这件可是手工制作的,而且用的材料也是上等好的,所以手感什么的完全可以保证。怎么样,要不哟考虑一下?”

“我觉得还是算——”

“那就买下来吧。”

“好嘞!我这就给您包一下。”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茨木才对他发脾气。

“为什么要买那件衣服?”

化成女人的表情比原来是妖怪的五官要温和得多。这样的发脾气对于酒吞来说只是自己的小情人所谓的另一种方式的撒撒娇而已,他并没有太多在意。虽然这次外出只是假扮未婚夫妇,但是他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变成假戏真做。

“因为本大爷喜欢,不行吗?回去的时候给你试试吧。”

“吾、吾才不想穿人类女性的出嫁服!”

“好好,既然你不想穿本大爷也不会逼你。”不过总有一天会让你穿上的。

这是藏在茨木心里深处的一段记忆,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酒吞说完那句话之后还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而且他那时候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很温柔。如果其他小妖知道这件事的话大概都会大吃一惊吧。

“叮铃铃——”

“他看向自己的右脚,上面用红绳系着一串铃铛。看起来有些生锈了,但意外地还有清脆的声音,毕竟他每天都保养得很好。

“茨木童子,睡醒了就快来陪本大爷喝酒。”

不远处正是酒吞童子——茨木的挚友(单方面)——在催他。他便马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站起来然后跑过去为了迎接他的挚友。

当鬼将在他心爱的鬼王旁边盘腿坐下了之后,红发妖怪递给他酒盘然后慢慢开口道:

“茨木,本大爷昨天去了阴阳师那边……”

“喔,吾友终于准备重回鬼族的顶峰了吗?”

“不是,你好好听完。你猜本大爷去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那个又是非洲人又是秃头的阴阳师有什么好的式神,不就是一堆小怪嘛。小鹿男还是两面佛?”

“都不是,我看见了鬼切。”

“!!”

另茨木惊讶的不仅仅是“鬼切”这个词,还有酒吞对自己的自称不再是“本大爷”。茨木对接下来酒吞要说的话有点不安,同时也很好奇和期待。

“鬼切”这个词对茨木来说一直都是个禁词。大江山的妖怪都知道,除了酒吞。他不想提起,也不想别的妖怪说起它。当然,如果说的人是他挚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当他看见我的时候显得很吃惊,然后不停地向我道歉。后来我问他关于你和本大爷的事情,那就说了一些他所知的。”

“所以他说了什么?”

“茨木啊,虽然本大爷之前失忆过了,但这不代表攒钱什么都不知道还什么都不问。我听说了,堂堂罗生门之鬼居然能变成女人。同时也叫做罗生门艳鬼,不是吗?”

“……所以挚友的意思是?”

茨木没想到他会提出好久以前的事情,不过现在来看倒不能说是黑历史吧,不是不想提起这个而已。他之前变成女人只是为了骗钱财换些酒钱然后攒些剩下的钱给挚友的宫殿换个更大的。

“给本大爷变个女人看看。”

自己变过很多的人类女子,但是他怕酒吞看了之后会不开心,便谨慎地问:

“挚友想要吾变成红叶那样子的吗?”

“不用,就你一般变得最多的那种就行。”

算了,虽然发生那种事之后那就再也没变过女体,不过如果是挚友要求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正当酒吞见茨木迟迟不回答,便觉得是不是太勉强了还是算了。茨木的体格渐渐开始变小,胸部开始突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脸部表情也变得不再那么凶猛。唯一算得上是妖怪的地方也就是头上两只不对称的角了吧,就连失去的左手也长回来了。

当他终于完成的时候,酒吞已经看呆了,连送到嘴里的神酒也忘喝了。卧槽这是什么佳人美女!

“挚友?”果然这样还是不行吗?

正当茨木准备换回来的时候,酒吞放下酒盘,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原来是你吗……”

“哎?”难道说挚友他已经……?

“你知道吗茨木,我之前做过一个梦,一个让我难以忘记的好梦。”

“吾友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不想听的话本大爷就不说了。”

酒吞打算拿开手继续喝酒。

“不不,吾当然很好奇挚友到底梦见了什么。”

他喝了口酒,接着闭眼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回答道:

“我梦见眼前是一位美人在枫林中跳舞,但是无论怎么样我都想不起来她的长相,只知道这个妖怪对我来说很重要。然后我们遇到了鬼女红叶,觉得她跟梦里的身影很像,就以为是这个妖怪。但是昨天我到阴阳师那边去了一趟之后,再加上现在你变的女人的模样,我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认错了。”

“吾友你……难道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酒吞笑了。

“算是吧。”

接着一把抱住了他的大宝贝,化为女人的腰比原来的要细很多,酒吞单只手就可以抱住。茨木显得很惊讶,同时也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才好。只能用幻出的人类双手也抱住鬼王,然后用右手轻轻地拍着酒吞的背。

酒吞发现茨木的小动作之后,他在茨木耳边说了一句他一直都想说的话。听后,茨木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笑着轻声说道:“好的,吾友。”

——“茨木童子,我们结婚吧。”

END?

【阴阳寮】

“阿爸,这里好像有一封来自酒吞童子大人和茨木童子大人的喜帖。”

“都说了这几天别打扰我肝泳装活动!之前给鬼切喂了八个黑蛋和一下子升六了难道还嫌我不够吗?!”

“自己看!”

姑获鸟把邀请帖扔在阴阳师的面前,然后关上门自顾自得带孩子去了。

他把红色的信封拿起来看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大江山的鬼王和鬼将邀请他去他们的婚礼。

“如果我带多一点式神去的话会不会更好?”

此时他已经在计算去的时候能拿多少蓝票和勾玉了。

显然他已经忘了自己的骑凛还没达到五宝。

真·END了

无心产粮,只想搞事(笑)

所以有人想看后续吗?_(:з」∠)_

=================

后续暂时没酒茨!想看的可以点进我的空间

【狗崽】mash

 -校园paro

-双向暗恋

-小学生文笔

-超级ooc(因为没狗子)

-句子各种不舒畅orz

-半年前的脑洞到现在才写完也是没谁了

-因为昨天出了妖刀所以把这篇也发上来了

 

不知从何开始,班级里开始流行玩起MASH这个游戏,好像是妖狐带来的,应该是为了泡妹而开始的吧。因为需要的只有笔和纸而已,这游戏立刻传了开来。即使很多人都会玩了,但还是有很多女孩子要求妖狐和她们一起玩。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首先一张白纸上画个正方形,然后在朝上的一边写上MASH。这四个字母分别代表着英文中的mansion, apartement, shack还有house。翻译过来就是“大厦”、“公寓”、“木屋”、和“房子”。这个游戏算是对未来的一种「预言」,所以才会那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妖狐,要不也跟我玩一下那个所谓的MASH?”

而此时,被叫为「妖狐」的男生还在和跳跳妹妹继续他们那玩不厌的mash。

“五六七八……等等让小生把这局弄完再——哎?咦?!大天狗?!”

显然他明显吓了一大跳。大天狗身为班级里的学霸(虽然有时候会一脸中二地在讲大义)居然向他搭话了。

“大天狗学长也要玩吗?”

跳跳妹妹听到刚才那句话眼前一亮。她是比妖狐和大天狗低一年级的学妹,但是看起来似乎很喜欢妖狐的样子,每次课间一有空就会跑到他教室里找他。

“嗯,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想试一下。”

“那你们先玩好了!我一会儿也是马上就要上体育课了。”

跳跳妹妹说完这句话便马上离开了教室。

妖狐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离开的时候还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应该是祝他好运的意思吧。

他拿出拿出一张崭新的白纸,在上面画个正方形,然后在上头写上MASH四个字母。接着对大天狗说:

“四个人名。”

大天狗知道这些人名是「未来结婚对象」的意思。想了想,开口道:

“那就……雪女、青行灯、莹草——”

等妖狐写下这三个名字,正准备问他第四个是什么的时候,大天狗才迟迟说了最后一位的名字:

“——和妖狐。”

也没多想,他便写下了这个名字,写到一半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

“怎么了?你难道连你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吗?”

刚刚是他耳背了吗?!妖狐确实听到了他要他写的名字是自己的。

“这里要填的人名……得是异性的啊。”

他已经不敢抬头,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表情肯定是满脸通红的。

“有谁规定这里填的一定要异性的吗?”

“额……没有。”

妖狐只好在最后这个位置写上自己的名字。

“然后是四个数字。”

这里应该是「拥有孩子的数量」吧,大天狗心想,那就尽量挑一些无厘头的数字好了。

“0、1、26和87。”

“四个汽车的品牌。”

“兰博基尼、西尔贝、玛莎拉蒂和法拉利吧。”

不愧是学霸,妖狐在心里感叹道,连汽车都是名牌。

最后妖狐在正方形的里面画了一个螺旋形的图案,然后说:

“你随便在这个方形里画一条横。”

大天狗照做了。

妖狐数了一下,一共过了7个点。他便从最上头的M用顺时针的方向开始数,然后划掉第七个写下的东西。

但是他马上发现,留下来的那个人名正是他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大天狗故意的,也不敢仔细去考虑这件事。

最后剩下来的有「妖狐」,「26」,「玛莎拉蒂」和「H」。

“结果呢?”

“呃!”被迫无奈,妖狐只好说出了结果,“你以后会遇到一个叫「妖狐」的人,然后在「26」岁的时候跟那个人结婚,结婚之后你们住在一栋「房子(House)」里,然后开着「玛莎拉蒂」去上班。”

虽然大天狗觉得他应该把那个数字的定义改了,但他也没去管那么多。

“那如果我说那个人我已经遇到了呢?”

“哎?”

回答他的是一声“啾”,还有在脸上的一阵湿感。

大天狗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

妖狐的春天也来了。

END.

玩法就是跟这张差不多的 _(:з」∠)_


【知乎体酒茨】被动物塞了一口狗粮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酒茨,双兔子设定

-依然路人视角

-小学生文笔

-真实故事改编的不真实故事

-无逻辑

-ooc


被动物塞了一口狗粮是什么感觉?
rt

【死、肥、宅】

(我们小仙女不需要良心)

666人赞同了该回答

没人邀,自己来的。
我被塞狗粮的是两只兔子。对你们没看错,现在就连兔子都可以成精了。
不过这两只不是我家的,是对野兔子。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可以算是个宅,然后有时候在网上写些没人看的小说而已,所以不用猜我是谁了,就算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那时候我还刚搬进新家,有时候没事干就会经常往自家的花园里望,一片片的原谅色,挺舒服的。
然后就有一天下午,我像平常那样往外面看。就是在那时我发现了那两只正在吃草的野兔子。我觉得很新奇,这里最多见到的都是松鼠或者野猫,兔子什么的基本上很少见。
我当时觉得可能是随便闯进来的吧,就随它们了,反正平时也很少去那里。
也许你们觉得这不算什么,毕竟只是兔子而已。但你们谁认为哪有这样一星期有五六天都往别人家的花园里跑的野兔子?我也担心自家的草丛会被它们吃光好吗……虽然这样可以把除草的问题解决掉。
时间长了,我也开始关注这两只小动物。
其中一只全身雪白的,而且看起来毛也很多,让人很想一下子把头埋在里面的那种毛球,唯一的不足大概是它的右前脚好像有点跛。有时候我会擅自把它叫做小白。
另外一只的毛色是深棕偏红的那种,跟小白不一样,它的毛看起来很光滑,同时也很瘦的。就叫它小红吧。
这两只最可爱的地方就是一开始每当我准备靠近它们——为了仔细观察的时候,它们都会立马跑开。然后它们也就习惯了我的存在,也就自顾自的吃草。不过每次我想伸手碰小白的毛的时候,小红都会阻止我,最过分的就是有次它还往我手上拉粑粑呢。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woc这兔子的独占欲好高!第二反应:哎呀这狗粮我吃、我吃还不行吗?!然后第三反应才发现手上的不明物体,急急忙忙地跑回屋里把手洗干净。
当然,这还不是全部。我觉得它们已经把我的花园当做它们的兔窝了。我说你们为什么午睡都还要到这里来啊!?【摔】如果你们要睡觉就乖乖的趴着睡,两只挨得那么近是还在热恋中的小情侣吗?!(╯‵□′)╯︵┻━┻
咳咳咳,以上只是我自己的吐槽而已。

之后又过了两三个月,我邀请一个朋友来我家做客。我向她展示了依然赖院子里的两只动物。

她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这么说:

“那啥,X姐啊(她对我的称呼),这两只兔子……好像都是公的。”

what...the...heck?!

也就是说这几个月喂我狗粮的其实是两只公兔?!

看着我呆住的样子,她解释道:

“其实我也不确定,我刚才只是草草地看了一下它们的屁股,而且在屋里又离得那么远,所以也不好判断。”

“额……你怎么这么在意它们的雄雌?”

“大概是因为职业病犯了吧,最近一直在给宠物做绝育。”

好吧,我忘了她是个兽医。

过了一会儿,我提出让她领养这两只兔子。

“因为我老是会把动物给养死,所以我觉得还是你来好了。”

她想了想,说:

“如果是在店里的话我拒绝,每天要应付的动物我已经快管不来了,更何况再加上这两只呢。不过如果是家里的话我倒可以接受,就怕它们会不会习惯我那边,毕竟挺乱的。”

虽然我们这么决定,但真正的要抓它们可就难多了,毕竟是两只兔子。

最后还是我朋友对它们说做检查,小动物才安分一点。

 

她也没说谎。

我们先是每人抱了一只兔子去她的动物医院。我抱着小白,她抱着小红。看起来它的右前脚真的受过伤呢,可怜的小家伙。

朋友怀里的小红挺安分的,如果无视它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我的话。

到了医院之后,她开始和助手们对这两只动物进行检查和消毒。而我则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只好在外面耐心等待。

当她出来的时候,她向我解释了情况。

两只兔子确实是公的。白兔的右前腿也是受过伤的,应该是被附近的野猫之类的给咬了,伤口已经尽量消过毒。然后令她惊讶的是它的右后腿带着小铃铛,能发出声音的那种。关于另外一只棕红兔没什么好说的,身体部分什么的都很健康,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它胃里的酸性很高。

“人类的高酸性胃炎是因为经常喝酒和不注意饮食才会发生的,但是作为兔子为什么会这样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虽然她看起来很担心,但还是把兔子带回家养了起来。

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你们问她吧,反正她也玩知乎。

@mogeko

 

133条评论

嘎嘣脆:两只公兔搞基还是第一次见  2天前

赞57

诸君:一群猫猫狗狗里的一股清流哈哈哈哈哈哈  2天前

赞29

mogeko:woc你还真发上来了!  2天前

赞13

听我讲故事:阿拉,这两个还真变成兔子了呢  2天前

赞5

大白糖:发现楼上两只内部人员 √  2天前

 

【mogeko】

(^q^)

561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好吧我也就来说说我朋友@死、肥、宅把两只兔子交给我之后的事情吧。

其实一开始的几个星期倒还好,没发生什么特别的。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的医院里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说是客人其实也不是。

他说自己叫安倍晴明,是来取这里落下的宠物。

安倍晴明?历史上的那位?都死了一千多年怎么有人把自己的儿子取这种名呢。再或者,这名字让人影响很深刻,如果他来医院登记的话我是不可能忘记的,但我却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名字或者他的长相的印象。

然后他说是两只兔子,一白一棕的。我大概有个点子知道他指的是哪两只,但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它们的饲主,就摇头回答说这里的兔子全都是白色和棕色的,哪里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白色兔子的其中一只脚有受过伤,黄瞳,棕色兔子的眼睛是紫色的。」这样的细节可以了吗?”

好吧,确实可以了。

因为它们在家里所以就让他在医院里等一会儿,但他坚持要陪我回去,怎么拒绝都没效果。

到达的时候,我准备去找兔子,但是当我把其中一只抱起来的时候它就开始挣扎,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然后我听见一声「急急如律令」,然后我怀中的兔子就消失了,而且另外一只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

接着那位客人对我说:

“谢谢,其实那两位是我的式神,因为某种原因而变成了兔子来到这里。”

然后就自己离开了,丢下我在原地发愣。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导演!

 

更新:

那啥,那两……只兔子回来了。

不过是以人类的形态。

我当时是一脸懵逼的……

我现在暂时在客房里招待了他们,然后我就躲在厨房里不敢出去了啊!!!

所以现在连兔子都能成精了吗?!

#在线等挺急的

 

56条评论

听我讲故事:看来酒吞和茨木闹过头了呢   1天前

赞38

死、肥、宅: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应该给他们准备tt啊2333333 1天前

赞26

酒歌狂行:晴明那个混蛋!!  1天前

赞8

地狱鬼手 回复 酒歌狂行:挚友我jcihewiewfowefhw 1天前

赞4

mogeko:楼上的两位基佬你们给我闭嘴 :)  1天前

赞2

 

END

 

文中的兽医知识我是瞎弄的,毕竟我没学过 _(:з」∠)_

感觉自己摆脱不了路人视角的文笔了,好烂【趴

【酒茨】一个故事的结束只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纪念前天来了酒吞的产物 _(:з」∠)_

-反穿越

-各种废话

-看不出来是酒茨但这真的是酒茨!

-路人视角

 ===================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是在街上。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的情景。

***

我还记得那天是我回家的路上,我和平常一样从学校走向496的车站。由于我有时候习惯低着头走路,而且人行道也挺窄的,所以难免会撞到人。而这一天我就碰巧地装上了某人。

“悪い。”(抱歉。)

当我准备说出excuse me之前那个人就先开口了。我当时很吃惊,这里可是加拿大,而不是日本,所以当时我很好奇为什么那个人说的是日语而不是英语或者法语。还有一点令我很吃惊,我居然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我抬头向后一看,我看不见那个男人的正面。他有着夸张的红长发,背着一个很大的酒葫芦,大概有着半个人那么高,边缘好像还有着锋利的牙齿,让人感觉一不注意就会被撕碎。令我惊讶得是他还光着脚!不对,应该只能说是光着半只脚。

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现在才是三月初,不管天气有多么的阳光明媚,但这么光着脚在街上走路都是不可能的,毕竟有些地方的雪还没化完。

这时候,不知突然怎么回事,自己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虚拟人名,但我知道那个人不可能是自己想的那样,因为那个名字可是是在游戏里的啊。嘛,算了,就当他是在cosplay好了。

虽然自己怎么想,嘴上还是不言自主地脱口而出心中的那个名字:

“酒吞……童子。”

***

然后我没想到我再一次见到了他。

我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半年后的漫展上,虽然我当时并不能确实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那天在做志愿者,同时还穿了没有假发的白狼皮肤的cos装,因为她是我在游戏《阴阳师》里最喜欢的角色。虽然酒吞是我的第一个ssr,但是这减不了我对自己的白狼的爱!

我当时正在站岗,但过了一会儿发现附近好像有骚动。跑过去并问了周围的人:

“Qu'est-ce qui se passe?”(发生什么了?)

“J'sais pas, on dirait qu'il y a un gars qui essaie de pénétrer sans son badge.”(不知道,好像有人想试着没有身份证就进去。)

这些事情一般都是请保安过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有种预感,一种很奇怪的预感,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它。反正当时只知道见到那个入侵者就会晓得了。

“Excuse me,sir, what had happened?”

当我终于挤入了人群,看清那个男人的红发和酒葫芦时,我明白了。

他是酒吞童子。

“喂,女人,你看什么看啊?”

“你、你是酒吞童子?!”

“哈?你怎么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好吧,确实是他。

我急忙把他拉出人群,然后让周围的人冷静下来。

“Calmez-vous, je le connais, je ne sais pas comment vous expliquer la situation mais je peux le régler.”(请你们安静一下,我认识他,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状况但我可以解决它。)

“Es-tu sûre? On peut t'aider si tu veux. Puisqu'il semble si...dangereux pour une fille comme toi.”(你确定吗?我们其实可以帮你的。毕竟他看起来……很危险,对你这种女孩子来说。)

“Non, c'est pas grave.”(不用了,没关系的。)

当疏散所有围观的吃瓜人群和想拍照的摄影师之后我才转向一边的鬼王。

“那个……鬼王大人?”

“嗯?”

他盯了我一眼,便继续喝手上的酒。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另外找地方谈一下吗?”

毕竟我还要站岗啊大哥。

只见他放下酒杯,然后站起来。看起来是默认了呢。

**

我和他稍微谈了一会儿后,基本上是明白了发生什么。大概就是某天酒吞不知道怎么回事喝过酒之后就发现自己在不认识的地方,和他在一起的茨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他。

“茨木那混蛋,肯定是那次他从人类那边带过来的酒有问题!”

对此我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那还真是够呛的呢。”

“嗯?”

“啊!对不起,我是说如果我一个人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的话肯定会很着急吧。”

“哼,本大爷可是鬼王酒吞童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有损失名义的反应呢!”

“嗯嗯,您说的对!”

过了一会儿,我问道:

“……那鬼王大人是怎么想到来这里的?”

“是因为青行灯最近好像挺喜欢什么占卜,然后告诉我在这里可以找到茨木,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这里连他的一点妖气都没有。”

“所以那个叫茨木是对鬼王大人来说很重要的人吧?”

虽然我知道茨木是谁毕竟也是在游戏里面的人物,但我还是假装不知道为好。

“呵。首先,他和我一样,是妖怪,不是人。再者,他是我的爱人,”讲到这里时,他突然露出了很温柔的笑。

当然,这只是短暂的。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拿出手机把它拍下来然后做成锁屏。

“那如果您没有找到茨木的话,是会放弃吗?还是继续去找他?”

他首先惊讶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平静。

“一看就知道你是没有过喜欢的人吧。”

啊,我好像莫名其妙地中了一枪,我默默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接着他继续说:

“当然还是继续找啦。虽然本大爷来这里连半年都不到,但感觉已经过了五六年似的,毕竟本大爷也知道自己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未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本大爷问你了!”

“啊?是!鬼王大人您尽管问!”

“那好,你是怎么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额……”第一个问题就这么难啊,“说来您可能不信,但是您的造型和名字是出现在一款叫《阴阳师》的手游里面的。”

“哦?让本大爷看看。”

我拿出我的手机,登录了自己的账号,真是心疼自己的流量啊。我划着页面到SSR区那边,里面只有他这么一个SSR,也是唯一的六星满级满技的式神。

他看着我给他命名的“欧气精华”,不禁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这tm就感觉很尴尬了。要不这次回去之后我把名字改成“鬼王”或者“茨木老公”之类的?

正当我这么想时,我的负责人过来告诉我时间已经到了,也就是我可以离开了。

“鬼王大人是想留在这里吗?我可以带您去见一些有可能认识您的朋友,或者有您的爱人的线索。”

他听了之后,挥了挥手:

“不用了,我在这里喝酒就好了。果然还是自己的神酒好喝啊,或者说是因为是他酿的酒所以才会那么好喝。”

我向酒吞鞠了个躬,然后便离开和朋友们汇合了。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因为第二天我在那边场地没有看见他,就连旁边的唐人街也没有他的身影。

***

当我第三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三年左右。那个手游《阴阳师》也早就倒闭了。

我记得那天是个下雨天。我就像往常一样,准备坐204公交回家。当它经过机场的时候,上来两位很高的男性。一个有着扎着马尾的红长发,我一看就知道那是酒吞,而另外一个则有着比较蓬松的白发,我也知道那是茨木。

他们好像都融入了这里的世界,因为我发现酒吞的背上已经没有酒葫芦,而是把它化为普通的葫芦挂在身上。他们两个也穿上了这个季节应有的衣服,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头发很明显的话我大概就认不出他们了吧。

你们可别抱怨为什么我的形容词全部都是关于头发的,那是因为我有着很严重的脸盲症,还同时带着眼镜,所以只好用发色来区分了。

车上的人比较少,有的也大部分都是学生。

他们两个坐到了比较前面的两个位置。我听见茨木一直在夸他的挚友怎么怎么的好,而酒吞则是不耐烦的听着然后帮他用毛巾擦干茨木头上的水珠。酒吞好像没有认出我也在这辆车上。

我本来想上去和酒吞打招呼,但当我看到这画面的时候便放弃了这种想法。

看到他们这么恩爱,我不禁笑了。

是啊,就算游戏结束了又怎么样?对于酒吞和茨木来说,他们属于自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想到这里,我便准备稍微在车上小睡一会儿。

……

“Monsieur!! Attendez j'ai manqué mon arrêt!!!”(司机!!等等我错过站了!!!)

End? Shuiba never end.





哈哈哈哈你们看我知道酒茨的英语是什么了哈哈哈哈!!

【阿维×公主】告白予行练习

 -校园paro

-不算糖的糖?

-公主名:阿雅(Aya)

-我也不造他们两的爸妈在哪儿,就当是有车有房父母双忙好了x

-语死早

 

1

“我……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所、所以请和我交往吧!”少女很紧张地对眼前的青梅竹马这么说道。

“嗯,差不多这样子就行了,”红发少年这么回复,像是已经习惯了她对他说的这句令人心跳的告白。

“唔……果然还是很害羞啊!”

阿雅拍了拍自己的双颊,她能肯定现在是满脸通红的样子。

“没关系,反正只是练习而已。”

阿维无奈地笑了笑。

“嗯——那今天我还是到你家去写作业好了!”

“好。你跟你的哥哥说过了吧?”

“啊还没有,忘记了。我这给他发条短信。”

至于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还要从上个星期说起。

 

2

“突、突然把你叫来真是不好意思,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耳边的声音似乎全部都静止了,好像只有刚才那句话听得很清楚。

“……哈?”

“噗!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你那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骗你的啦。怎么样?刚才的动作很可爱吧?让你心动了?”

“唔……”突然而来的一连串问题使阿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练习」。”

“嗯?”

“刚才的只是「练习」而已。所以这星期就拜托你做我的练习对象啦。好吧?”

“哦。”

当然少女所不知的是,他的这一声包含了满满的醋味。

在他们回家的路上阿维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阿雅有喜欢的人,但因为性格原因不敢和他直接去表白,所以才请自己比较熟的青梅竹马来当做自己的告白对象,如果达到了两人都认同的表白方式就可以了。

“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那个……大概是看起来很冷漠但又对我很温柔的人吧。”

这跟没说一样好吧,阿维听到这点在心里吐槽道。

因为阿雅的性格很内向,别说告白了,连对陌生人搭话都不敢。所以他很好奇那个男孩是谁。明明自己不想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 ,但因为她除了阿维之外没别的人可以请求了,只好勉强接受。

算了,反正这种事情以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3

到了阿维的家之后,阿雅便马上跑向那只小狗。

“弗拉芙!”

他看着和狗玩开心得连书包都忘了放下,便提醒她:

“阿雅,你现在还背着书包哦。还有别忘了你是来写作业的,明天还有化学考试呢。”

“啊,我知道了。”

她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弗拉芙。

一瞬间,两人便安静地坐下来。而弗拉芙也是很听话的没有去打扰他们。该做作业的做作业,该复习的复习,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阿维表面上看着是在做练习题,但心里早就乱成一团了。

满脑子都是阿雅的告白对象。是同班的尤里乌斯吗?她的班里的米亚?还是高年级的古雷西亚?再或者是低年级的高修?

“阿维?阿维?”

阿雅用手在阿维眼前挥了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0.7自动笔芯已经断的不成形了。

“对不起,我刚刚在发呆。”

“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去休息比较好。要不要我给你去弄一杯枫糖水?”

“不用了,但还是谢谢。”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阿维摇了摇头,虽然源头就在眼前。

 

4

“明天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嗯。然后地点就是你的教室吧,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会为我应援的吧?”

“嗯,毕竟说好了呢。”

这是他们这天的最后一次非日常的对话。

 

5

等阿雅回去之后,阿维便像解放了一般瘫倒在床上。

明天就会知道她喜欢的人了呢。明明不想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却同时又想知道。

算了,就算是一些很任性的要求,他还是会答应的。谁叫那个人是他的青梅竹马啊。嗯,只是为了「告白练习对象」和「青梅竹马」的名义才会答应她的。

不知不觉地又认真起来了呢,明明只是个「练习」而已。

 

6

第二天,阿雅早早的起了床,顺便还瞧了一下这天的恋爱运势,结果良好。

“今天的你虽然在事业上会出一些小毛病,但是恋爱方面可是最佳。幸运的帅哥是有着红发紫瞳的帅哥哦~”

霍普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

“别再看电视了,小心迟到。还有今天注意别太晚回来就好。”

“知道啦,那我就出门了。哥哥也是小心不要下午的打工迟到了哦。”

他挥了挥手,便继续换着频道。

 

7

中午,他们像平常一样在食堂里吃饭。

阿雅突然想起她那因为记错了而丢了几乎25分的化学考试的内容。

“对了,那个化学测试里的第四题老师有没有给你关于甲醇的公式?”

“给了啊,怎么了?”

阿维夹了一块胡萝卜往嘴里塞。

“哎……我的试卷里没给,我哪里知道那是CH3OH。而且还混在CH2O的题目里。虽然这两个很相似就是了。”

阿雅像是报复一样用盘子把碗里的鸡肉弄得稀巴烂。

“喂喂,食物可是无辜的。”

“我知道,但我就是不甘心!”

阿维第一次想着如果时间走的再慢一点就好了。

 

8

可惜时间并不会因为阿维一个人的原因而慢下来。

很快,马上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但阿雅走进教室的时候,她发现里面只有阿维坐在他的座位上。

见她走了进来,他便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看来这是最后一次了呢,反正只是练习,但怎么搞的感觉是他失恋了的感觉?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说吧,那个假「告白」,他已经准备好了。

少女先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张开了口: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这次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害羞,代替的而是坚定。

看来的确是最后一次了呢。

“嗯,挺好的。”

说完,阿维拿起书包准备离开教室。

“……”

 

9

就当他转身迈出一步时,他发现阿雅在后面猛地一下抓住他的胳膊。

“那个……之前对不起和你说了谎,从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

听到这句话时阿维的心脏突然多跳动了一下。

啊……她的声音在发抖。

真是的,别再让我更惊讶了啦。

“我才是呢。”

下一秒,阿维把阿雅拉向了自己。

 

END

 

一些废话:

其实一开始我想选那个二战的主题来着,毕竟最近在看la vie devant soi和la rafle,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毕竟觉得那个太难写了orz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以前曾经有过“如果有人能把告白练习这首歌做成这对的手书的话那就太甜了”这种想法。然并卵,毕竟自己是个废。然后就这么突然开始码字了hhhhhh

然后文里出现的那个考试是我自己前几天的经历,感觉考完之后好想来个【人生干脆重来算了.jpg】

丢个女儿的人设,公交车上随便想的

人物全名:1017号

外号: 千

性别:萝卜(机器人)

型号:暗杀型

年龄:2岁

看上去多大:17~21岁

眼睛颜色:深棕

头发:平时是黑发扎起来的马尾,暗杀会变成一束发髻【采用的人工假发,发现也不会查到ADN,或查到的是来自死人的】

体重及身高:高170cm,重150kg

特征: 仔细看的话右眼边有一道很浅的数字,写着1017

口头禅: “是。”

最大的强项:暗杀

最大的弱项:脑内的芯片【含有身体的所有程序和记忆,相当于心脏和大脑,寿命为40年】

最大的死门:感受不到感情

才艺:暗杀、下厨、打扫

最擅长:暗杀

最不擅长:表达

其他人物缺陷:无感情的做任何事,暗杀的时候很容易耗光体内的电源所以随身携带备用的汽油瓶【其他人看来只是饮料】和专用(智能)电池

===========================

其他各种古怪的设定:

-身体上几乎每一个部分都装有暗杀武器,可随时启动,但无法同时启动。

-塑胶皮肤是半透明,底下有一蹭钢铁片保护着内部零件。

-冬天夏天都会散发热气,所以有时候创造者会在冬天抱着她睡觉。

-全身是无胸无蛋的外表【穿衣服看起来也是平胸】,所以个人认为被看光也无所谓【虽然创造者对此很反对】,也没有敏感点,更没有排泄管。

-嘴巴长到大一定程度和持续一段时间(初始5秒)会喷射火焰

-分为暗杀状态和一般状态,两种状态都可以启动武器,区别就是做事有点稍微的不同(暗杀会比较强行,一般则相反)

-创造者有权利消除某段记忆

-杀人后习惯性会补刀

-武器是武士刀“正宗”,创造者为她专门打造的。

-暗杀时为了不露出面孔(保险起见)会带防毒面具,同时声音也做了调整。

-本身不是防水的,最多能下水两米持续15分钟,所以也没有眼泪,平时也不喜欢下水。

-没有食物道,所以也不能吃东西,做饭倒是意外的可以吃。

-本身的开关在后颈部,平时都被头发给挡住,只能用指纹来启动。

-如果尝试强制按开关按钮的话,会启动暴走模式,到时候什么都会破坏,连主人和创造者都有可能会被袭击。

-充电口在左手腕上,一般充满需要两三个小时,充电的同时会进入休眠时间。

-1017即是编号,也是创造者成功完成她的日子(算是生日吧)

-没有痛觉,只有触觉。

-经常因为任务而缺胳膊断腿的,但是本人却对此不怎么在意,因为有很多的替换品。

-双眼的度数是可以设置的。

-采用的皮肤是塑胶【跟芭比娃娃差不多,不是仿真皮肤】,摸起来也跟人类的真实感不同,靠近会有股不是很浓的气味【那是体内的汽油味和塑胶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狐臭)】。

-不能喝除机油以外的液体,体内会发生故障的,喝机油=增加火力+充电(很慢)如果有人非要让她喝酒只会说不会喝,被灌醉的话的后果是强行吐出来或者直接死机,死机的话体内的很多零件都要换,并且修好后不会拥有喝酒的记忆。

【埼杰】「嫉妒」的起源

注意事项:

·声优梗

·勿当真,只是脑洞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埼玉中心

↑以上能接受?↑ 

============================================

【正文】

埼玉平时很少做梦。

就算做了,也是跟怪人有关的战斗。

但是这次不一样。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叫做Vedy,是某国家的王子,不过埼玉倒觉得「某狱长的儿子」这个称呼更适合他。

说来也奇怪,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本来就很不可思议,不过埼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大概是因为在梦中,所以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

不过最不可思议的是,不管从外形或者心理来看,埼玉和Vedy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哦对了,Vedy还比他小呢(注①)。

不过……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声音很像吧。

这点是在埼玉无意识中发现的。

嘛,就当是一场是自己主演的小电影好了,他这么想着。

 

这个叫维迪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更准确),是掌管着名为七宗罪之一的“嫉妒”的监狱,里面所有的囚犯都是因为嫉妒的罪名而被抓起来关在这里。

妒忌……吗?

 

那到底什么为妒忌?什么样的行为才会被冠上「嫉妒」之罪?

长期丧失感情的琦玉并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

虽然他以维迪的身份曾经进去过,和了解到他们所犯的罪,但埼玉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做”和“这么做有什么用”的原因。

 

而维迪本身是明白的,唯一不明白的恋爱的嫉妒也是当他发现自己和好友西里尔喜欢上同一个人时发现的。那个人似乎是某国家的公主。

本来埼玉本身对交女朋友这种事无所谓的,但当他看到那女孩的模样时,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并没有什么原因,整体来说那位公主的性格并不是他的菜,长相和身材也是平平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眼!睛!他已经不想吐槽这个世界的审美观了。

比起这个埼玉觉得还是自家徒弟的好一些,各种意义上来说……等等他在想什么鬼?!

 

埼玉马上抛弃这种恐怖的想法。

不过好歹也算是个单身了二十几年,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什么的了吧。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闹钟响了。

空洞洞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显然他还在想着刚才的梦。

耳边是弟子在厨房里的做菜声。

希望他不要把厨房给炸了,埼玉想。

 

“老师,早上好。”

“啊……早啊,杰诺斯。”

 

 

就这么无理无头的END了

 

注①:嫉妒的官方年龄为19~20岁

============================================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orz其实一开始是决定老师向小杰问关于嫉妒的话题,接着突然开窍之类的,然后发现自己其实对杰诺斯也有一种占有欲之类的,就很狗血的表白什么的。

不过后来觉得这种热血+好奇心重的人并不能称为埼玉,因为他本身就是没有太多感情的存在,有的只是把怪人用一拳以上打倒的期待而已。

所以我觉得关于“附身”到维迪上的这种梦(倒不如说是我的恶趣呢233333)他也会当做是一场普通的梦,而不是什么人生中的大启发之类的。而且很多人做过梦之后就会忘记大部分的内容呢,不是吗?(笑)【当然除了影响很深刻的那种……比如我上次梦见有人帮我抽中了猫orz】

话说我完全把老师比喻成了恋爱白痴呢hhhhhhhhh好吧,我的错……

 

关于公主眼睛的设定个人认为是这样的:公主和王子们存在的世界是自动加上眼睛的,但是由于埼玉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他看到的公主是没有眼睛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之前预定的结局】

 

看着怀里的杰诺斯,埼玉不禁想起早上(前几天)做的梦。

嘛,看来他和维迪还是有点相似的。

 

希望他的眼里只有我,他只能想着我……

忍受不了和别人在一起……

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

他是我的,他只能属于我。

 

这才是真正的「嫉妒」的起源啊。

 

Real the f*cking happyend (눈_눈)

 

嗯……果然很ooc啊【烟】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x